筆趣閣 www.ewga.icu最快更新冥婚霸寵:天才萌寶腹黑娘親最新章節。

    “這可如何是好?天兒那樣子,分明就是出事了。”沐雪顏忽然急得拉住君玉珩的華麗的廣袖,看著他,一時半會,心里沒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君玉珩輕輕的拍了拍她的手臂,示意她不要著急。

    成陽前輩搖頭一笑,道:“顏兒,你不要擔憂,該他們自己走的路,一步也少不了,你們在擔憂,也幫不了他們,只能靠他們自己走到盡頭。”

    “成陽前輩,天兒和夕兒,能渡過難關嗎?”君玉珩擁著沐雪顏,感覺她的身體在顫抖,他心疼不已,他剛才就不應該帶著顏兒進來的。

    成陽前輩目光忽然變得有些幽暗,語氣凝重,“阿珩,天下之大,奇人異事諸多,唯獨魔君和神女之命,無人能窺探。”

    “前輩,可還有其他消息,能在告知晚輩一二。”既然無法窺探,他亦要想辦法幫助天兒。

    “等!”成陽前輩重重的說出了一個等字,便沒有下文。

    “等!難道要什么都不做,就這樣等著嗎?天兒現在生死不明,讓我們如何能安心的等。”沐雪顏不甘心,她怎么能眼睜睜的看著兒子有危險而等著呢?

    “嗯!顏兒,不要做無謂的犧牲,龍燁有能力做這一切,就有能力扭轉乾坤,他現在是你們的兒子,你們要相信他。”成陽前輩深色淡然,目光平靜,不似剛才那樣震驚。

    許多事情,都是有命數的。

    “多謝前輩告知!”君玉珩臉色凝重,他要知道的,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現在唯有照顧好辰兒和熠兒,讓天兒他們安心渡過難關。

    成陽前輩帶著他們往外走,忽然開口:“阿珩,你的母族,是云水族人吧?”

    君玉珩微微驚訝,沒想到成陽前輩會知道。

    “晚輩母族,的確是水神族人。”君玉珩大大方方的承認。

    他的母親,的確是水神族人,也是父君唯一愛的女人,可惜父君沒有給她一生一世的承諾,父君有了其她女人。

    他成年以后,母妃離開,從此在無消息,父君病逝,而他,遺傳了母妃的血脈,天生白發藍眸。

    “難怪魔君會選擇你們,水神族人從出生便是白發藍眸,你們的血脈,血統純正,靈氣精粹,進化邪惡,而魔君重生,恰恰是需要這樣的力量來消除他一身戾氣,過正常人的生活。”疑惑漸漸解開,成陽前輩多年的疑惑,也解開了許多。

    君玉珩又和成陽前輩聊了半天,才起身告辭,帶著林子辰和林子熠離開十里灣。

    “爺爺,我們去哪?”林子熠看著爺爺和奶奶跟著成陽前輩回來之后,臉色就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昨夜他們沒睡,今夜應該好好睡一覺才行。

    君玉珩微微揚唇,說道:“辰兒,熠兒,我們回去維也城,你們兄弟二人在此修煉一個月之后,我們就離開這里,去其他的地方歷練。”

    “啊!一個月?”林子熠張大小嘴,粉雕玉琢的小臉上瞬間一臉沮喪,那他豈不是很久見不到娘親了。

    這幾天,越發的想娘親了。

    林子熠這樣一想,一副泫然欲哭的小模樣。

    沐雪顏伸手,心疼的揉了揉他的頭,“熠兒,乖,在維也城里,每天都有競技比賽,你們兄弟二人可以學到很多東西。”

    她們幫不了天兒和夕兒,只能把辰兒和熠兒照顧好,讓他們安心。

    “哦!”林子熠看著哥哥不說話,就知道哥哥愿意留在這里。

    蒼靈大陸,琉璃殿里。

    葉晉桓睡了兩天一夜,一直到了傍晚,他才醒過來。

    云深一直坐在床榻邊守著葉晉桓。

    畢竟葉晉桓醒過來之后的怒火,不是任何一個人可以承受的。

    人是他打暈,后果由他來承受。

    葉晉桓睜開眼睛,四處看了看。

    他在琉璃殿里?

    四處的琉璃光,映射著他蒼白的臉色。

    腦海里的信息漸漸清晰,葉晉桓忽然從床榻上起來。

    他忽然發瘋似的沖著云深問:“云深,月兒……月兒呢?”

    “她走了,你親眼看著她走的。”云深知道,他必須面對這個事實,才挺的過去。

    葉晉桓傷痛的目光,忽然靜靜的凝視著窗外的夕陽。

    萬丈光芒,染紅了整個天穹。

    他整個人也瞬間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可云深依然能感受到,他曾經在巨大的痛苦中無法自拔。

    云深看著這般毫無反應,就如木偶一般的葉晉桓,喉嚨酸楚,此刻,任何一句安慰的話,葉晉桓都聽不進去。

    還不如,靜靜的陪在他身邊。

    葉晉桓就那樣癡癡的看著窗外,那雙彌漫著水霧的桃花眼里,驚現的痛楚,痛心切骨,讓人不忍直視。

    他的眼前,似乎出現了那抹決然離去的倩影。

    她就那樣,決然而無情的跟著那個男人走了。

    相伴六年,很多時候,月兒的心思,他還是難以捉摸。

    葉晉桓低頭,痛苦的閉上眼眸,眼淚終于忍不住落下來。

    任他呼喚千萬聲,也換不回她來。

    月兒決定了的事情,便不會在有所改變,他喊破嗓子,也換不回她來。

    為了龍燁天,她什么都甘愿去做。

    她卻不知,為了她,他也什么都愿意去做。

    他守護了六年的人兒,終究還是守丟了。

    “晉桓……”

    “出去,讓我一個人靜靜。”葉晉桓的聲音帶著不可抑制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我讓人給你送些吃的進來。”云深起身,語氣平靜,目光卻沉痛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葉晉桓的聲音顯得有幾分不耐煩。

    云深微微嘆氣,看著痛苦不堪的葉晉桓,繼續不怕死的開口:“我就在外邊,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叫我。”

    云深這才腳步輕緩的走出去。

    葉晉桓微微動了動,全身無力的摔在床榻下。

    他掙扎著起身,踉踉蹌蹌的走到一旁的米色琉璃柜里,緩緩拉開抽屜,拿出一個精致的金色盒子。

    他顫抖著打開盒子,一根精致的晶瑩剔透而款式獨特的白玉簪子,倒影著他痛哭的容顏。

    “師兄!今天是你的生辰,猜猜看著月兒會送師兄什么禮物?”

    冥月宮的八角亭,風景如畫。

    他坐在停下喝茶,她忽然出現在他的身后,輕輕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笑意動人,語氣調皮,輕柔靈動。

    筆趣閣 www.ewga.icu最快更新冥婚霸寵:天才萌寶腹黑娘親最新章節。
ap爱棋牌骗局
时彩官网 欢乐斗地主怎么跟好友玩 天顺平台 鳳凰彩票 澳门21庄家点规则 两人斗地主玩法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视频 六肖六码中特 手机版二八杠游戏下载 欢乐生肖投注 体育投注网 足球设胆是什么意思 macau金龙 星空娱乐怎么玩 比分 时时彩包赢公式0369